今天是

公告:

法制园地

法制园地

当前位置:首 页 - 法制园地

《民法总则》亮点解读

文章录入:石莺歌  浏览次数:274  发表日期:2017-07-02 10:21:52

 

一、基本背景介绍

(一)我国“民法典”的编纂历史

我国目前没有“民法典”。我国历史上曾多次起草“民法典”,但都半途而废。第一次制定“民法典”是在1954年“五四宪法”诞生后,全国人大常委会开始组织力量起草“民法典”,但因1956年开始的“整风反右”而中断。第二次制定“民法典”开始于1962年,1964年7月民法草案“试拟稿”出炉,但因1964年开始的“四清”运动,导致立法工作再度被搁置。第三次制定“民法典”开始于1979年,由于当时我国的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才刚刚起步,随着立法工作的推进,各方争论不断。因此当时研究了一个思路即:采取“零售”或“各个击破”的办法把民法典中所包含的内容通过一部部单行法律的形式先制定出来。1986年4月12日,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它就是这次提请审议的民法总则草案的前身。第四次是1998年全国人大常委会编制的立法纲要提出了在2010年制定完成民法典编纂的规划。2002年12月,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首次审议民法草案。因该草案没有达到法典编纂的要求,只是进行了法律汇编,如何对现行法律中的漏洞进行弥补、协调法条之间的矛盾,草案均未涉及。由于各方观点分歧较大,全国人大常委会最终决定先制定物权法、侵权责任法等法律,待条件成熟后,再以此为基础研究制定一部完整的民法典。第五次是2014年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要编纂民法典,民法典第五次起草工作也因此提上日程。2016年6月27日,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李适时表示,编纂民法典拟按“两步走”的工作思路进行。按照全国人大的安排,民法典将由民法总则和各分编组成,《民法总则》争取在2017年3月全国人大通过,各分编也将在2018年上半年整体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并力争2020年3月提请全国人大审议通过。第十二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于2017年3月15日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第66号主席令予以公布,《民法总则》自2017年10月1日起施行。

(二)《民法总则》与《民法通则》、“民法典”的关系

1986年制定的《民法通则》在我国民事立法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既规定了一些民法的基本制度和一般性规则,也规定了合同、所有权及其他财产权、知识产权、民事责任、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等具体内容,可以说是一部“小民法典”。《民法总则》基本吸收了《民法通则》规定的民事基本制度和一般性规则,同时作了补充、完善和发展。《民法总则》是“民法典”的开篇之作,在“民法典”中起统领性作用。《民法总则》规定民事活动必须遵循的基本原则和一般性原则,统领民法典各分编。

《民法总则》通过后暂不废止《民法通则》,待“民法典”各编内容进行系统整合后,再予以废止。《民法总则》与《民法通则》的规定不一致的,根据新法优于旧法的原则,适用《民法总则》的规定。《民法通则》规定的合同、所有权及其他财产权、民事责任等具体内容还需要在下一步编纂“民法典”各分编时进行系统整合。

二、《民法总则》亮点解析

(一)确立了绿色原则

《民法总则》第九条规定:“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有利于节约资源、保护生态环境。”该条确立了绿色原则,该原则符合我国当前严峻环境形势要求,是建设生态文明的必然选择。同时也是中央“五大发展理念”中“绿色发展理念”的体现,是我国坚持可持续发展道路的要求。环保原则体现了社会发展新需要和人民群众新需求,扩展了民法的保护范围,顺应了时代发展潮流。

  1. 明确习惯为民法法源

    我国幅员辽阔、发展不均,民族众多、民俗各异,如果完全按照国家法律统一规范民事生活,实难统一、效果不佳。但习惯作为民法法源,不能与法律和公序良俗相冲突。宗教规则、封建恶俗,特别是侵害人基本权利的所谓“规范”都不能作为处理民事纠纷的依据。《民法总则》第10条确定习惯为民法法源,规定:“处理民事纠纷,应当依照法律;法律没有规定的,可以适用习惯,但是不得违背公序良俗。”根据该条规定,民法法源有二:一是法律,二是习惯。

    (三)自然人制度中的亮点

    1.明确了对胎儿权益的保护

    一个胎儿还没有出生,父亲就去世了,那么这个胎儿有没有继承父亲财产的权利?……在实践中,涉及胎儿利益保护的情况越来越多。《民法总则》第十六条规定:“涉及遗产继承、接受赠与等胎儿利益保护的,胎儿视为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但是胎儿娩出时为死体的,其民事权利能力自始不存在。”

    2.“小大人”门槛降至八岁

    随着我国人口素质的不断提高,未成年人的生理、心理及智力发育程度加快,其对外界事物及自身行为的认知、辨识能力增强。为了尊重儿童的独立意愿,让他(她)们适度参与社会生活,同时维护交易秩序和安全,我国《民法总则》降低了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年龄标准,赋予其实施与年龄、智力相适应民事法律行为的效力。《民法总则》第十九条规定:“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但是可以独立实施纯获利益的民事法律行为或者与其年龄、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

    3.完善了监护制度

    其一,扩大了被监护人的范围。《民法通则》只规定了对未成年人和精神病人的监护,对智力障碍者、失能老人等成年人的监护则一直是空白点。《民法总则》第二十六条规定:“父母对未成年子女负有抚养、教育和保护的义务。成年子女对父母负有赡养、扶助和保护的义务。”第二十八条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由下列有监护能力的人按顺序担任监护人:(一)配偶;(二)父母、子女;(三)其他近亲属;(四)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但是须经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同意。”

    其二,完善了监护撤销制度。监护撤销制度在《民法通则》规定在第十八条第三款中,而惜字如金的《民法总则》则用了第三十六条、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三个条文来进一步完善监护撤销制度,对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的情形、监护资格被撤销后的义务、监护资格的恢复等进行了规定。

  1. 法人制度的亮点

    其一,重新划分了法人的分类。《民法通则》中将法人划分为企业法人、机关法人、事业单位法人及社会团体法人。而《民法总则》按照法人设立目的和功能的不同将法人划分为营利法人、非营利法人和特别法人。考虑到实践中有的法人组织在设立、终止等方面有特殊性,难以纳入营利法人和非营利法人,《民法总则》第九十六条规定:“本节规定的机关法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法人、城镇农村的合作经济组织法人、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法人,为特别法人。”

    其二,体现了民商合一的特点。《民法总则》有很多与商法有关的一般性规定,体现了我国将来“民法典”民商合一的特点。

  2. 民事权利制度的亮点

        1.明确保护个人信息权利    

    信息时代,个人信息安全问题日益突出,因个人信息泄露导致的各种问题层出不穷,亟需加强对个人信息安全的保护,此次《民法总则》的制定回应了这一关系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热点问题,是民事立法的一个进步。《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一条规定:“自然人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需要获取他人个人信息的,应当依法取得并确保信息安全,不得非法收集、使用、加工、传输他人个人信息,不得非法买卖、提供或者公开他人个人信息。”

    2.为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提供了上位法依据

    互联网改变了人们生活方式,产生了各类数据、网游装备等各种各样的虚拟财产,要不要对虚拟财产进行保护及如何对虚拟财产进行保护等问题成为近年来颇具争议的话题,随着互联网及大数据融入人们生活越来越深,对虚拟财产进行保护的呼声亦是越来越高。《民法总则》在制定时在该问题上保持了开放性,为将来对数据、网络虚拟财产保护提供了上位法依据。《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七条规定:“法律对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1. 平等保护公私财产

    我国2007年《物权法》虽然规定国家、集体、私人的物权受到法律保护,但却未明确规定平等保护。随着近年来保护私有物权的呼声越来越高,中共中央、中国国务院在2016年11月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强调保护产权要以公平为核心,对公私财产一视同仁。在此次《民法总则》制定过程中,便将公私财产的平等保护纳入其中。《民法总则》第一百一十三条规定:“民事主体的财产权利受法律平等保护。”

  2. 保护见义勇为行为

    近年来,因诚信的缺失和制度保障的缺乏,导致英雄流血又流泪的事件时常发生,从而诱发了诸如不敢见义勇为、不敢做好人等一系列社会问题,不利于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不利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为此,此次《民法总则》制定时便将“好人条款”纳入其中,让英雄不再流血又流泪,鼓励更多的人做好人好事。《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三条规定:“因保护他人民事权益使自己受到损害的,由侵权人承担民事责任,受益人可以给予适当补偿。没有侵权人、侵权人逃逸或者无力承担民事责任,受害人请求补偿的,受益人应当给予适当补偿。”第一百八十四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

    5.对英雄烈士死者人格利益的特别保护

    在现实生活中,一些人为了哗众取宠利用歪曲事实、造谣抹黑等方式恶意诋毁英雄烈士的名誉、荣誉等,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扭曲了人们的价值观。保护英雄烈士的名誉、荣誉等也是世界大部分国家的普遍做法,为了促进人们尊崇英雄烈士,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此次《民法总则》专门写入了对英雄烈士死者人格利益的特殊保护条款。《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五条规定:“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1. 诉讼时效制度的亮点

        “无救济则无权利”,此次《民法总则》的制定进一步完善了我国的诉讼时效制度。

  1. 将一般诉讼时效由两年延长为三年

    诉讼时效制度设立的目的在于督促权利人积极行使权利,但现实中,因错过诉讼时效导致胜诉权利丧失的情形较多,给不诚信的人留下了较多的空间。如何在督促权利人积极行使权利与达致良好的社会效果之间形成有机平衡成为实践中的一大难题,此次《民法总则》制定中将一般诉讼时效从两年延长到三年,以更好地促进两者之间的有机平衡。《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八条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三年。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2. 未成年人遭性侵的诉讼时效自被害人满18岁起算

    近年来遭性侵的未成年人呈现低龄化趋势,这一个问题引起了立法部门、司法部门和公众的高度关注。2013年10月“两高两部”联合印发了《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对性侵未成年人犯罪认定的一些细节作出了明确界定,2015年8月通过的刑法修正案(九)则删除了备受争议的嫖宿幼女罪。但对遭受性侵未成年被害人的保护,不应仅仅限于刑事领域,民事权利的救济同样不可或缺。

    由于实践中遭受性侵的未成年人的家庭或家长往往不敢或是不愿意寻求法律保护,长期隐瞒子女遭受侵害的事实,更有甚者反而对遭受性侵的未成年子女进行虐待,造成悲剧,导致正义难以伸张,有的受害人成年以后意图寻求法律保护却因诉讼时效届满而导致终身遗恨。此次《民法总则》的制定中充分考虑了这一点,将相关诉讼时效的起算点放到了自受害人年满十八周岁之日。《民法总则》第一百九十一条规定:“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的损害赔偿请求权的诉讼时效期间,自受害人年满十八周岁之日起计算。”

    此次制定的《民法总则》有众多亮点,本次解读内容仅是冰山一角,后续还需要各单位积极组织人员学习《民法总则》的有关内容,以学法、懂法,从而维护企业及自身的合法权益。